第一系列
第二系列
第三系列
第四系列
第五系列

金宝搏188手机端|龙虎战

  • 发布时间:2024-03-25 03:32:02
  • 浏览次数:
本文摘要:有人倚龙而立,有人背负黑虎。

有人倚龙而立,有人背负黑虎。那白龙与黑虎,在会场之上昂首。

秦朗的脸色恢复冷冽,没有再多说一字。他向前踏出一步,大地仿佛都在轻轻的震颤。

有淡白色的气魄缠绕在他的身体之上,他彷如身着如雪的甲胄。如天神下凡,伴随着如若破裂的空气。

秦朗跃身向前,身侧仿佛都炸开云雾。而直面如此威势的陈到,却是将振臂向前。双拳已握,有漆黑色的气魄凝结,他势若魔神。

不动气魄!虎魔真身!陈到的身躯弹指间暴涨而起,脚下的地面都好像在发出丝丝哀鸣声。伴随着风裂与呼啸而来的轰鸣,他一拳击向前方。龙与虎,黑与白,拳与拳,在这一刻,会场中央都炸出一片气浪。

有武者用手肘遮在眼前,试图躲避这乱流。但端坐着的众宗师们,却都不约而同的前倾了身子。在气浪中,以拳对拳,接下秦朗这携着万钧雷霆的一击后。他来不及感受自己右臂上不动气魄的崩解,便已经向前踏出一步。

左拳挥出,好似挥出一片腥风血雨。虎形拳裂身!可这一拳,陈到却是没能落在秦朗的喉咙处。只是在刹那之间,秦朗便已经偏过了身子。

同时,他振起左臂,缠绕着白色气魄甲胄的右掌直切向陈到的喉咙。这一掌藏在右臂之下,仿若毒蛇探首。两人一拳一掌,皆是奔着对方的要害而去。

既分胜负,亦决生死!陈到并未避让,左拳落空,但陈到却曲臂为肘,借着挥出这一拳的余力,直指秦朗的右肩。与此同时,他的身体重心落向迈出的左腿,直接躲开了秦朗那势若必中的切喉一掌。无常肘,陈到早已烂熟于心了。在这一刻,陈到的左肘指在秦朗的右肩,而秦朗的左掌则是切在了陈到的右臂。

而也是在这一刻,陈到与秦朗对在一起的右拳,才终于伴随着撞击的轰鸣声分开收回。这一拳,一步,一肘,侧身,掌刀,藏身,都不过是发生在这弹指一瞬间罢了....在极限境界的无常肘下,秦朗也不由得向后倒退几步,他右肩上缠绕的如雪甲胄此刻已经炸出裂纹,好似已经不堪重负。他身后的那头白龙无声的咆哮着,仿佛在释放着自己的愤怒。

而相对的,陈到同样也向后退出两步。在他的右臂上,秦朗的那一掌留下了清晰的痕迹。若非不动气魄护体,方才那一掌,已经足以破金碎骨,甚至直接切断这条臂膀。

但再对望,陈到也秦朗两人眼中的战火仍未熄灭,反而更显旺盛。也是在这一刻,气浪才扩散而去。

会场上满座的武者,大多茫然,浑然不知方才那一息之间,台上这两人的博弈凶险。拥有能看得出那一肘一掌眼力的,恐怕也只有众位宗师罢了。或者,还要算上坐在许老爷子身旁,脸上带着些后怕和担忧的依依小丫头了。

相比之下,一旁的吴月婵却是正常得多。她还未从方才那爆裂的气浪中回过神来,眼中满是震撼的神色。这就是,所谓的宗师武者吗?吴月婵想起了某一道身影,莫名的眼中带起了些遗憾。

同时,她听见身旁有略显干涩的声音响起。这,这两个人真的是新晋宗师吗?南关的一位中品流派的派主的身子都在微微颤抖,他明明也是四品武者,算起来距离宗师也不过一步之遥。但为什么仅仅这一步的距离,好像便迈过了凡人与神灵的界线?这就是所谓,武道三品境界,超凡宗师吗?在他的身旁,南关青叶王升,以及莽牛馆主两个人,眼中也同样满是震怖。但相较而言,却又好像藏着些绝望的神色。

究竟,该如何望之项背?陈道,不愧是你!秦朗举起了自己的右臂,其上攀附着的白色气魄甲胄好似那样的沉重。但是!他的双拳上好似泛起了些金属般的光泽,在阳光下竟然泛着淡淡金色。

今天,你的武道与性命,我收下了!玉兰行省之所以将混元锤这个名号加在秦朗的身上,根本原因,便是他双拳如锤,不知道已经砸碎了多少玉兰武道名宿的头颅!自登临宗师之境,秦朗自信,他这双拳无人可挡!我欲以你项上头颅一试!面对着已经将宗师气魄彻底展开的秦朗,陈到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正在剧烈的跃动着。那代表着生命的轰鸣声在他体内不绝。但他却清楚的明白,这代表着的不是畏惧,而是兴奋。

他曾浑浑噩噩,空活三十载,未曾明白自身存在的意义。他曾循规蹈矩,追随名为‘正常’的轨迹,行过岁月。

他曾体会寂寞,曾双肩落满重量,也曾背负梦想与期望。但他陈到,却从未如此刻一般轻松过。

在这一刻,他好像明白,他只需要挥拳向前而已....直到这一刻,他才恍然惊醒。这一世,他原来已经不必去想那么多了....在这会场中央,陈到长啸一声,双臂展开,黑虎俯首。不动气魄护体,他如神如魔。

那便来吧!话音刚落,卧虎馆主陈到迈步向前,踏碎一片尘埃。他的身影并不迅捷,却仿若携着万山倾倒的气势,欲横压一切。而直面着他的秦朗,双眸中仿若炸裂开一道道雷霆。

他迎面而向,仿若眼前万山气势只是浮尘。他混元锤秦朗,有这双拳便足矣了!太浅了!陈到以自己的胸膛接下了秦朗的一拳,身子却是丝毫未有晃动。不动气魄缠绕着他的身躯,内气在他的周体流转。陈到咆哮着,声音仿若炸裂了空间。

在这一刻,这一拳,太浅了,太浅了!不痛不痒!虎形拳衔龙!虎形拳钳骨!秦朗不去听由自己胸膛处传来的轻微骨裂声,却是兀自将右拳挥出,砸落一片如花血色。陈道,让我看见你的血!秦朗的声音依旧冰冷,但却好似浸染了鲜红。与此同时的,一记鞭腿抽落在他的左肩,直接将他的身子向下砸沉。

碎石纷飞,鲜血浸染。


本文关键词:金宝搏188手机端

本文来源:金宝搏188手机端-www.jensenrec.com

服务热线:400-123-4567
手机号码:138-0000-0000
电子邮箱:admin@youweb.com
公司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某某工业园88号

关注我们

Copyright © 2008-2023 www.jensenrec.com. 金宝搏188手机端科技 版权所有

ICP备68436265号-7